城市去中心化 “大城小民”——浅思城市的中心化和农村的去中心化
时间: 2020年11月13日                     分类: 去中心化 标签:

城市去中心化

[简介]年度高考刚刚通过,许多候选人已经开始申请其志愿者。在这个梦sail以求的季节里,著名企业家,新东方教育技术集团董事长于敏洪再次向学生们建议:当候选人填补他们的志愿者时,他们选择的大学一定要大城市或大型经济圈内。地区,内陆地区的一些大都市也是不错的选择。作为教育界的知名企业家,于敏红一直鼓励年轻人通过各种方法在大城市工作或学习。他和携程旅行网的创始人梁建章先生是中国典型的企业家和社会活动家,他们倡导“大城市扩张”和“消除人口限制”。本文以此为契机,结合实际经验,探讨了我国城市发展的集中化和农村地区的分权化。

一、从城市化率和集聚效应的角度来看,我国的大城市还不够“大”。

通常,我们认为我国的大城市“太大了”,到处都是现代商业建筑和办公楼,地铁和机场等基础设施的便利性也居世界前列。有些人甚至将“城市疾病”归因于大城市的过度扩张。

实际上,这种观点是站不住脚的。 “城市疾病”的形成是多种因素的结果。交通拥堵,空气污染和资源短缺等“城市疾病”主要是由于规划不科学造成的,而高房价,昂贵的学费和看病的困难更多是市场自发产生的结果。

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我国2019年常住人口的城市化率超过60%,而登记人口的城市化率不到45%。 60%的城市化率仅处于世界中等水平,仅相当于1960年代的日本和1980年代的韩国。这与我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地位不相称。

在经济高速发展时期,大量人涌入大城市是完全正常的。许多国家都经历过这种情况。如今,日本的总人口约为1.26亿,而东京都会区则有3700万永久居民。日本人口的三分之一位于东京,一半以上的人口集中在东京,大阪和名古屋这三个主要的大都市地区。韩国的首尔人口也接近一半。

如果我国三分之一的人口生活在前20个城市中,那么每个城市平均将有超过2300万人。如果我国人口的一半集中在排名前20位的城市,则每个城市将有3500万人。但是现在,只有北京和上海的人口超过了2000万,而二线城市的大多数永久居民还没有超过1000万。

日本的人口密度为349人/平方公里,远高于我国的148人/平方公里。但是,其大城市的人口密度低于我国。实际上,决定一个国家大城市人口密度的关键因素不是人口密度或全国人口数量,而是经济和社会发展的程度。换句话说,与日本和美国等发达国家的大城市相比,我国的大城市还不够成熟(毕竟,我们起步较晚)。

从我国14亿人口的角度来看,即使与日本和韩国相比,我国的城市化率和大城市的集中度仍有很大的提高空间。

大城市的扩张也是解决人口老龄化的有效途径。与农村相比,大城市的医疗条件更好,医疗设施更多样化,医疗队伍更专业。这些对于老人晚年的健康生活至关重要。

一般而言,城市发展可以向后兼容,但很难向上兼容。大城市可以复制农村中的某些东西(例如花园,树木,农场,动物等);而在大城市,乡村根本无法提供这些东西。从这个角度来看,所谓的“城市化将使人们的乡愁无处安息”的担心是完全没有必要的。因为可以在大城市的郊区复制传统农村社会的元素和场景。

城市的发展与交通密切相关。古代人不想去大城市,但是他们缺乏便利的道路和交通,所以他们不能去大城市。实际上,古人并不像许多人想象的那样,“陶醉于乡村生活中的田园风”,古人对大城市非常向往。唐代诗人不厌其烦地提到扬州,长安,金陵,洛阳,李白,杜甫,杜牧等伟大诗人,在诗之间,​​他们一直表达了对扬州,长安和唐人的向往。其他大都市,繁华的风景,风俗,娱乐活动使古代文人和墨客流连忘返。

渴望在大城市里生活并渴望在大城市里生活是自古以来人类的共同心理。但是,在现代工业社会出现之前,古人没有条件或能力去大城市。追溯到过去,事实是一样的。

大城市的最大问题是很难使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解决此问题的最佳方法是扩大大城市的容量并“使大城市变大”。毕竟,只有大规模才能减少边际成本​​。建一所学校也是一样。在大城市建造学校的成本比农村地区低得多,它可以发挥的作用和吸收的学生人数远远超过农村地区。

这是区别。

二、未来的发展模式是大城市还是大都市

2020年4月,方堂智库的创始人叶一坚发表了一系列关于“都市圈的逻辑”的文章。他认为,“大都市区不仅完成了该国在新型城市化进程中的最后战略难题,而且在这一框架和平台下,将直接帮助该国进行新的基础设施建设,农村振兴和特色建设。城市。在中心城市和新兴工业城市等地区提高战略投资的效率和安全性。”

但是,实际上,除长三角地区外,中国的都市圈发展还不顺利。粤港澳大湾区已开始错开,京津冀的协调发展十分困难(典型的例子是2017年。现在不再提到引人注目的雄安新区),成渝城市群的竞争大于合作,而关中城市群和中原城市群(实际上,近年来很少提及中原城市群)等,雷声大,雨多小”,否则就没有协调发展的基础。

根据上海交通大学卢明教授的说法,“大城市”,“城市集聚区”和“大都市区”是三个完全不同的概念。包括中心大都市和周边地区在内,基本上形成连续的建筑区域,基础设施高度连通,经济活动密切并且可以形成“日常通勤圈”的区域可以称为“都市圈”。

从这个角度来看,我国四个主要的一线城市乃至某些二线城市的潜在形式也是一个大都市地区,而不仅仅是一个城市。

以大城市为核心并围绕中小城市的大都市区的半径可能为几十公里。同时,距离数十公里之外没有连接的其他一些城市与这个“大都市圈”有着密切的经济联系,并形成了一个城市群。就像珠江三角洲地区一样,广州和深圳将来将成为与周边中小城市联系的大都市区,同时在广东,香港和澳门的海湾地区形成城市群。

我国未来的特大城市应将重点放在大都市区的建设上,但是中国城市群和大都市区的概念在中国已严重混淆,导致城市群的建设同时限制了核心大城市的发展到大都市地区。

2019年2月,国家发改委《关于培育和发展大都市区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着力提高大都市区的发展质量和现代化水平,探索制定大都市区发展规划或专项规划。关键领域的计划。加强都市圈规划,城市群规划和城市规划之间的有机联系,以确保协调与合作;积极建立都市圈互惠共赢的税收共享机制和税收征管协调机制,加强城市间税收优惠政策的协调,让城市圈内建设用地的增减与十字储蓄指数的区域调整。

城市群的概念很难弄清该地区城市的不同定位,也很难科学地协调不平衡的经济和社会发展水平。似乎“多中心,多节点的开花”实际上不利于中心城市的主导作用。展望“十四五”时期,以大城市为中心,大城市为界的模式应该是最科学,最合适的城市发展路径。

三、“权力下放”后农村将如何发展

我以前读过一篇文章,他说:“现在,城乡之间没有区别。在农村地区,您一年四季都不会见面。即使在新年期间,村里也没有多少人。春节的第一天,荒芜的村庄与平常没什么两样,传统的农村人际关系社会已经彻底瓦解,过去的到处闲逛和聊天的现象已基本不复存在。”

我个人同意本文的观点。我认为:如果这些“农村人”现在与城市人有相同的生活习惯,他们的思维方式与城市人相同,他们的信仰和习俗与城市人相同。 ,从社会学意义上讲,他们是城市居民。

应该指出的是,在我国封建社会的悠久历史中,“农村”是一种文化概念,而不是地理概念。特别是在古代,“城市”与“农村”之间的界限非常模糊。当我们说这个地方是农村地区时,它很大程度上是基于该地区人们的生产方法和生活习俗。从生产方法的角度来看,他们依靠农业和畜牧业为生。从生活习俗的角度来看,土地公众和厨王是传统农村社会的基本信念。它们深深植根于小麦的收成,自我栽培,编织和自给自足。自定义。

我仍然记得在1990年代中期,当我暑假住在河南东部的农村地区时,我在许多农村房屋的厨房或床头上看到炉灶领主,观音菩萨和地父的肖像,这是他们的信念。正如费孝通先生指出的那样,习俗在农村社会中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因此人们无需依靠制度或官员来进行治理。习俗本身就是限制和塑造其行为的标尺。看到老刘拿着a头,他知道自己已经在地下工作。那只狗回家之前在村子里走了几次。即使在村子里看到鸡,他也知道他是从鸡圈出来的。 。而这恰恰是古代社会“皇权不​​上县”的基础,因为皇权不需要上县,依靠农村社会的风俗习惯,村民已经足够形成自律。

2011年,我国的城市化率首次超过50%,达到5 1.3%。此后,我国就此告别了农业社会。这是一个巨大的变化,几千年来我们的历史上从未见过。但是,作为一个拥有14亿人口的国家,粮食安全工作必须始终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作为农业生产的载体,农村地区将在我国长期广泛存在。

关于未来的乡村状况,自动化和智能化农业将完全取代劳动力,还是将其废除并合并成大城市的卫星城市,让我们拭目以待。

四、结论

2019年5月,优酷与上海广播电影电视集团联合发行了纪录片《我能和你一起回家吗》。在国际大都市上海,节目团队使用录像来记录下班后各种辛勤工作的年轻人的生活。为了省钱,他们都住在远离城市的老房子里,有些人和家人住在一起,有些人自己租房子。尽管8mm镜头几乎不能掩盖他们的疲劳和孤独,他们仍然选择坚定地生活在神奇的城市上海。

大城市的扩张是一项综合的系统工程,可以说是“影响整个身体的举动”。按照目前的政策基调和发展趋势,大城市的扩张是时代不可阻挡的趋势。当然,大城市的扩张也会产生许多新问题,例如低生育率,激烈的工作竞争,对年轻人的压力等等。这不仅测试了我们城市规划的科学性,还测试了我们在管理城市方面的智慧。

大城市就像一座由钢筋混凝土制成的巨人。也许面对着这头巨大的野兽,在“大城市与小人们”时代,作为普通百姓,无论我们是在拼搏还是被安全地命令,我们最终都将无法摆脱被吞噬的命运。